不会吐泡泡的鱼

这只鱼不会吐泡泡诶,只能在水底挣扎 。

  我好像快要失去活下去的理由了

我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


2015年,我接触了盗墓笔记,一遍又一遍翻阅。了解了十年之约,或许是在那一刻,我心里便有了信念,一定要去长白山。

2020年,我度过了最奔溃的时间,我看着手腕上的一道又一道伤疤,晚上抱着盗墓笔记直到天亮,我一直在想,再撑下去,我一定能走到长白山,去见张起灵,去走走铁三角走过的路。

2021年,我进入大学,手上的刀疤一次又一次加深,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去不了长白山了。

2022年,还有三年,我一定能撑住,但是我感觉我的存在都是不合时宜的,我开始厌烦我的生活,我开始强颜欢笑面对身边的人,我靠着我的信念,靠着十年的约定,让自己努力活下去。

但我真的好累啊,我尝试着去接受这一切,尝试着融入,但我始终与其他人格格不入,我在他们眼中看到了怜悯,看到了嘲讽。

这个世界还有我留恋的东西吗?这一生我或许只能去一次长白山了,我想留在那个地方,想待在我的神明存在过的地方。

加油吧!祝我自己能好一点

吃那么多药了,有什么用呢

上大学了,我以为我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我把自己伪装起来,每天练习微笑。在大学,我以为我会遇见新的朋友,我以为我会和室友很好的相处,可我错了,被推上舍长的位置,我一个人打扫卫生,一个人收拾宿舍,帮她们打饭,拎水,我处处忍让,不知何时起,晦气是我舍友对我的称呼,室友脚崴了,是我晦气,室友手腕扭伤,是我晦气;她们不喜欢的,我闭口不谈,我附和她们笑,改变我的作息时间,陪她们熬夜。我以为我可以和她们好好相处,换来的是什么?是针对我躲在阳台上哭,她们说我矫情,晚上十二点我被锁在宿舍门外,是我吵到她们休息了,站在楼道,我以为是我的问题。我被人堵在门口,她们在画画,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我忍不住了,我哭了,喊了出来,她们安静了,我跑到楼下,只能一边走一边哭,回到宿舍我只能一言不发,忍着眼泪,我辞掉了舍长的位置,摆脱了一切,我发现,她们都在远离我,在这里,我好像没有存在的痕迹,做任何事我都是被排除在外的哪一个。

我不想在回到原点了,我不想再回到那段时间,我好不容易摆脱出来,为什么我又回到了原点,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真的好累

【瓶邪】小哥的恋情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cc预警,估计人设会崩塌


某博

「惊!影帝张起灵被拍到和一女子关系亲密,两人一起逛街  图   图   图 」

「影帝张起灵人设崩塌,被富婆包养」

「帅气小伙攀上富婆,到底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某男子自称张起灵忘恩负义,薄情寡义。」


“天真,我的小祖宗,你快下来行不,小哥一定是被冤枉的。”

“我不信,有图有真相,他就是不要我了,去攀富婆了。”

“那你先从阳台上下来行不行,我现在就给小哥打电话,让他给你解释清楚。”胖子无奈,自家艺人还能怎么办,哄呗。

“呜~小哥他不接我电话,他一定是不爱我了。”

“小哥他绝对爱你,我保证”

“那你扶我一下,脚麻了”吴邪把手伸给胖子,微微起身,就感觉身体一晃,栽了下去,从一楼阳台。

“天真”


医院。

“胖子,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想再见小哥一面。”

“天真,其实吧...”

“你不用说了,胖子,我知道我时日无多,我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能不能让小哥来见见我。”吴邪眼角泛泪,握着胖子的手,满满一副被人抛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深情的好像再见那人一面,死不足惜。

胖子此刻觉得,吴邪的演技是真的好,不愧为刚刚获得最佳男主角奖项的人。那些网上说他演技不好的人,还是不够了解他。

“病人家属吗,我觉得病人应该转科”

“梁医生,其实吧,他是个演员,入戏太深,这不拍戏把脚崴了,一会就好”

“怪不得这么眼熟,他是不是那个...”

“对对对,就是就是”胖子客客气气的把医生送出门,关上门长呼一口气。

“天真,你再嚎也没用,小哥又不在,”

“胖子,我饿了”

“行,等着啊。”

趁着胖子出去,吴邪想拿出手机给张起灵打个电话,结果

「某流量男星为爱自杀    图  图  图」

「“花瓶”男星倒贴影帝,蹭热度    图  图  图」

「三角恋变四角恋,又一男子介入,为张起灵自杀   图  图  图 」

网友评论:

一楼,我去,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明显蹭热度啊

二楼,哪来的花瓶,蹭我老公热度的

三楼,wx挺好看的,但他想蹭我老公热度,好感没了。

四楼,就是就是,wx,也太不要脸了,要演技没演技的,还想喜欢我们瓶子。

五楼,楼上,直接打出来呗,给什么面子啊

六楼,什么叫我们家哥哥蹭zql热度啊

七楼,吴邪本来就没演技,如果不是背后有金主,他能混下去

……

……

“胖子”

病房里,吴邪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就是不肯出来。

“天真,先出来,我们慢慢说,行不。”

“不行,我不出来,我很生气。”

“吴邪,你不怕闷死啊,出来”

“小花,你不许拽我被子。”

“赶紧,出来,   呦,二叔,你来了。”

“二叔?”

吴邪掀开被子,看着解雨臣一脸笑眯眯的,吴邪扑过去,两个人滚在病床上。

“吴邪,你失恋了就失恋,能不能放开我媳妇”黑瞎子把解雨臣从吴邪手下“拯救出来”。

“瞎子,好好说话。”解雨臣推开瞎子。

吴邪坐在病床上独自伤心郁闷,“小哥都不要我了,他去攀富婆了。呜~”

“小三爷,我相信哑巴不是那样的人。”

“就是,小哥不会那么做的 ”

“人家都拍到了”吴邪说着,往窗前扑。

“哎哎哎,吴邪”


“能不能好好拍”

“噢,三叔,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吧”

“十分钟”

“好好好”三天前在医院,被吴二白训过之后,吴邪倒是乖了很多,这不,又继续工作了。

坐在休息室,吴邪被人捣鼓补妆,透过半开的门,吴邪看到了几个星期都没有见到的人。

但是,张起灵只是经过,连头都没有转一下。

“天真,你要不要去打招呼”

“不要,我才不理他”

吴邪赌气,转身看着镜子,突然发现镜子里面的自己有点可笑,明明两个人是情侣关系,却不能公开,除了偶尔视频,打打电话外,两个人很少见面,张起灵档期排的很满,不向吴邪那么闲。通常都是吴邪去找张起灵,想着想着,吴邪顿时有点委屈,好像一直都是他在主动。

“胖子,我不想拍了,我想出去走走。”

刚出门,吴邪就撞见了张起灵,张起灵似乎有点吃惊,“吴邪”

吴邪没有理,直接越过张起灵,张起灵愣了一下,伸手拽住了吴邪。

身边的人都退了出去,留他们两个人,张起灵带着吴邪走进旁边的化妆间。

“吴邪,你,不开心?”

“你管我开不开心,跟你有关系吗?”

张起灵顿时有点懵,又想起之前的热搜,“吴邪,前段时间,是因为……”

“你不用跟我解释,那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没关系”

“噢”

张起灵冷淡的样子,让吴邪更委屈了,“你攀了富婆,现在不需要我了,你干嘛不跟我直接分手,我才不要做你的备胎,张起灵,我不要你了。”

说完,吴邪推开门跑了,张起灵有点懵,不是他说没关系的吗?

“小哥啊,你怎么不哄哄天真,现在误会更大了吧!”

“他生气了”

“他当然生气了,不然呢?你也是,都不解释一下。”

“我以为……”

“别你以为了,天真要哄,知道吗?”

“他刚刚是要跟我分手吗?”

“你觉得呢?”

张起灵神情有点失落,一想到刚刚吴邪眼眶红红的冲他喊。

“胖子,我,是不是,吴邪,他不要我了”

“额,这个吗,你自己想,自己媳妇要自己哄”

胖子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


吴邪跑了出来,晃悠在街上,突然,被一群人给拦住。

“吴邪?”

“你们要干什么?”吴邪抱住自己,看着眼前一群高大的黑衣人。

“跟我们走一趟吧”吴邪被几个黑衣人簇拥这上了一辆车。

在思考怎么报警或怎么自救,吴邪已经被带到了一间装修非常豪华的房间。

吴邪看着周围的黑衣人,大概数数,有十几个,打架的话,一个都打不过,智取的话,也没有多大胜算。

“你好啊,吴邪是吧?”女孩站在吴邪面前,吴邪思绪被拉回,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女孩一番 ,从头到脚,不论是妆容还是衣服,装饰,每一件都价值上万。

“吴邪?”女孩伸手在吴邪眼前晃了晃,“你没事吧?”

“噢,我没事,你是?”

“你不认识我吗?”女孩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你...”吴邪仔细看了看,指着女孩道,“你,你不就是那个富婆,包养张起灵的那个”

女孩捂嘴笑了笑,“你可真是天真无邪啊!海客哥果然没有骗人。”

“你认识张海客?”

“你好,重新介绍一下,我叫张溪语”

“你姓张?”吴邪惊讶的喊道。

“对啊,前段时间,我和我哥一起逛街,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你应该知道吧”

“你跟他……”

“起灵哥吗?我们家族一直在海外,所以很少联系本家,你不认识我很正常。不过,我从起灵哥哪里听到你们两个的事。”

“他跟你说过?”

“我说一大堆话,他都不不理我,只有说到你,他才开口,我都插不上话。”

“哦哦,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就是解释一下,希望你不要……”

“你不用向我解释,我们俩分手了,要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没等张溪语开口,吴邪已经离开了,张溪语拿出一个小盒子,叹了口气。

“喂,起灵哥,你男朋友好像生气了,你确定不去哄他?”

“我知道了,地址”


收到地址,张起灵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往目的地,一路上各种被吐槽。

“哑巴,记着发工资,我正在录歌,你就给我喊过来,我损失很大的。”

“回头请你吃饭。”

“行,那哑巴,我们盛装打扮是要去干嘛?抢亲吗?”黑瞎子眼尖手快,把张起灵口袋里的戒指盒已经拿在了手里,打开盒子,是一对男士对戒。

“邪,灵,哑巴,你可以啊,不过你两不是吵架了吗?”

“瞎子,注意用词,先灵,后邪。”张起灵夺过戒指,重新装好。“我要去哄他”张起灵一脸认真的说着。

“就你那情商,算了吧”瞎子突然凑到张起灵耳边,“我教你。”


“小花,我们到底去哪?”吴邪刚出来,就被解雨臣半路截住,拉着到处转。

“马上就到了,有惊喜给你。”解雨臣拽着吴邪,“你倒是打起精神行不行,说不定哑巴就回来了。”

“别在跟我提他了,行不。”吴邪把解雨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拿下去。“我和他已经分手了,而且我好像误会他了,但谁叫他不解释清楚,还那么久不理我。”

“好了,大不了我娶你,行不行。”

吴邪打量了解雨臣一眼,“明明是我娶你好不好。”

“都行都行。”

两个人说说笑笑走到了一家装修非常精致的店,店名叫永恒。

走到门口,透过玻璃,里面非常温馨,好像是有人要求婚。走进店里,吴邪看着眼前的一幕,张起灵的面前,站着另一个男生,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还有,张起灵手中的戒指盒分外刺眼。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吧”吴邪眼眶瞬间红了,解雨臣暗想,是不是来早了,这下误会更大了。

张起灵是张溪语的哥哥,但这并不表示,和张起灵传绯闻的人只有他一个,好像还有个男朋友,而且,他们已经分手了。吴邪觉得,自己有点可笑,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吴邪”

熟悉的声音响起,吴邪抬手擦掉眼泪,转身,职业假笑挂在嘴边,“好久不见啊,你都要结婚了,都没有准备礼物,你男朋友很好看,我……哎呀”

被人一巴掌拍在头上,吴邪气愤转身。

“天真,你哪来的那么多戏,要我说,说你演技不好的人,眼睛可能有问题。”

吴邪被胖子一巴掌拍的有点懵,身边其他人都笑着,围成一个圈,而他和张起灵站在正中间。

突然,张起灵直接跪了下去。

“???”众人。

“单膝下跪,哑巴”

“我知道,刚刚是意外”

调整好姿势后,张起灵看向吴邪,拿出准备好的戒指,“吴邪,之前是我的不对,我以为喜欢一个人只要把他放在心里就好,而忽略了你的感受,一直以来都是你来找我,我一直忙于事业,没有太多时间陪你。”

“这次误会怪我,我没有向你解释清楚,让你委屈了,还没有哄你,对不起,如果,你还生气的话,你可以让我跪键盘,敲出一个字……”

“继续啊”瞎子指着牌子,吴邪转头,看着举着牌子的瞎子,有点无语,看了看后面写的东西,吴邪直接笑了出来。

“小哥,我只想听你的真心话。”吴邪看着张起灵,盯着他的眼睛。

“吴邪,我喜欢你,就像氧气是人体不可缺少的,你也是,我不能没有你。”

张起灵拿出戒指,“吴邪,我愿意陪你一辈子,你呢?”

“我也愿意,不过,我是独生子,你得入赘。”

“……行。”

“我愿意”

戒指套在手指上,张起灵把吴邪拽到怀里,吻上了他,玫瑰花瓣飘落,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一吻闭,张起灵看着吴邪,“那你原谅我了吗?”

“嗯,不过,我有条件。”

“我都答应你。”

“行,那个牌子上所有的字,都背下来,然后,我想借鉴一下,以后呢,你或许 能用到”

“……”张起灵看着瞎子,瞎子明显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还有,今晚,我想在上面”

“……行,可是那是小花给瞎子准备的...”

“看你表现。”


晚上。

“小哥,你耍赖”

“我没有,来,自己动。


——后续@玖璃沫 

大邪带娃记

第四章


ooc预警


“瞎子,别动,等我拍个照。”

胖子拿着手机,对着瞎子一顿狂拍,解雨臣慢悠悠的走出厨房,也拿出手机。

此时的瞎子,头发被揉的跟鸡窝似的,眼镜也碎成蜘蛛网了,而小瓶子被瞎子单手拎着,不停的扑腾。

看见吴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吴邪一阵心疼。。

“瞎子,你干嘛欺负小哥”吴邪把小哥抢回来,拍着他的背,安抚着瓶子。

“我欺负他,小三爷,你可看清楚了,谁欺负谁了?”

“额,瞎子,小哥还小,他跟你闹这么玩呢。”

“你确定哑巴不是跟我有仇?”瞎子指着自己碎裂的墨镜。“哑巴,你变小也不能全赖我,我不就是不小心按到了关,谁知道那机关不按套路出牌。”

“我说呢,小哥怎么莫名其妙就变小了,原来是黑爷您搞得,这也不怪我们小哥打你。”胖子提着铲子,站在吴邪身边。

“你们人多,欺负我一个,花儿~”瞎子委屈的看向小花。

“小哥现在是个小孩子,所有,我站吴邪这边。”

“没有爱了,花儿,你不爱我了”

“瞎子,你幼不幼稚,小哥现在变小了,还不是因为你。”

“我……那是个意外”瞎子看着小瓶子,捏了捏拳头,“哼,反正你现在变小打不过我,我有的是时间蹭回来。”

瓶子看了看瞎子,又看了看小花,伸出手抓着解雨臣的衣服,往过爬,解雨臣很少见没有嫌弃,直接接过软软糯糯的瓶子,小瓶子看了眼瞎子,又使劲往解雨臣怀里蹭了蹭,看着自己媳妇抱着软软糯糯的小瓶子在不安分的蹭自己媳妇,黑瞎子顿时有种挫败感。

“哑巴,你离我媳妇远点”黑瞎子想要把小瓶子从解雨臣怀里扒拉下来,结果解雨臣转了身,把小瓶子往怀里一拉,此时,瓶子睁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瞎子。

“……”瞎子转身看向吴邪,“哑巴,你要是在抓着我媳妇不放,我就扑你媳妇。”

“???”吴邪

“瞎子,你刚刚说,什么?”

“花儿,我刚刚就开个玩笑,我保证不欺负他,也不会去扑倒吴邪的,我保证。”

下一秒,瓶子奶凶奶凶的看着瞎子,伸手就戳向黑瞎子的眼睛,而解雨臣冷笑着看着黑瞎子。

“哑巴,君子动口不动手”黑瞎子退了几步,可可怜怜的看向吴邪,接收到黑瞎子求救信号的吴邪,把小瓶子接过来。

“那什么,瓶子好像有点困了,我让他去睡一会,你们慢慢聊。”


卧室内。

吴邪把小瓶子放在床上,站在小瓶子面前,看着小瓶子,小瓶子睁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吴邪,不是要睡觉吗?

“瓶子,我跟你说,以后,你不能见到什么人都往人家怀里钻,知道吗?”

小瓶子顶着大大的问号看向吴邪,明明那个人身上很舒服的,不要,小瓶子摇摇头。

“小哥,小花是瞎子的,你不能缠着小花,让他抱,知道吗?”

小瓶子:看我疑惑的眼神。

“饿~”

“行,我们去吃饭,不过你不能去抱小花。”

“呦,这是吃醋了?”



文笔越来越差

————————————————————————————

推个预告

十天倒计时,还是变小梗。@玖璃沫 

风一样的少年



可能有点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胖子每年总要去巴乃住上一段时间,这仿佛成为了一个不可缺失的习惯,但每次胖子走的时候,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依旧放心不下家里的两位。

回来的路上,胖子觉得有点烦闷,总感觉要出事,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雨村,站在村口,深吸一口气,就拎着行李往家里赶。

胖子到家门口时,迎接他回家的只有小哥养的几只小黄鸡,胖子顿感不妙。

“天真,小哥,我回来了”没人应

扔掉行李,胖子冲进屋内,张起灵躺在摇椅上,吴邪坐在一边,捣鼓着一堆瓶瓶罐罐。

“胖子?”吴邪被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是,我刚喊你们了,没人应,这小哥怎么了?”胖子冲过去,看着躺着的小哥。

小哥躺在摇椅上,帽子扣在头上,遮住了眼睛。

“天真,小哥不会又失忆了吧!小哥”

“没”吴邪拽掉小哥的帽子,拿起药膏往额头上涂。

“我艹 ,天真,你家暴啊”

吴邪被吓了一跳,手哆嗦了一下,小哥看着胖子,眼神里有点委屈。

“疼”

“吴邪,我就出门几天,你就这么对小哥。”胖子把小哥护在身后,吴邪冲胖子翻了个白眼。

“我欺负他,他欺负我还差不多,我打的过他吗?”

吴邪把药塞到胖子手里,“你帮他涂药,我去取外卖”说完,扶着腰站了起来。

“不是,天真,你又怎么了?”胖子满脸问号的看着两人,这他出去一趟,错过了什么?

“你问他”吴邪指了指小哥。

胖子看向小哥,小哥一脸无辜的看着胖子,胖子拿起药膏 ,看着小哥额头上肿起的一个大包,忍不住戳了戳。

“疼”小哥一副被人欺负过的样子,看到胖子心疼。

“天真,你这不对啊,这赤裸裸的证据,你还说没欺负小哥。”

“我真没欺负他。”吴邪拎着外卖走进来,“他自己撞的。”

“撞哪了,撞成这样哎,不是,天真,我走了,你就给小哥吃外卖?”

“我做饭他又不吃,小哥挑食,只能点外卖了”

“等着,还得胖爷我亲自下厨,你去帮瓶仔涂药。”

“你两离了胖爷我能活多久?”胖子围上围裙走进厨房,“天真,帮你胖爷拿点东西”

“我是伤员”

“瓶子”

“我也是伤员。”

“……”

 

吃完饭,等胖子去拿了东西,出来就看见舒舒服服泡脚的两个人,胖子无奈,只能进去在倒水。

“天真”胖子风风火火的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一面锦旗,“这怎么回事?咱家啥时候多了面锦旗。”

“赠给风一样的少年张起灵 ——××公安局”胖子一脸震惊的看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小哥。

“现在知道了吧,我能家暴他”

“我们小哥原来是英勇牺牲自己才受到伤,能让公安局送锦旗,牛逼。这得多大案子啊,那贼拿枪了吗?团伙作案吧!”

“案子是挺大的,但就只有一个人。”

“这得多厉害,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天”

“我不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就我昨天不是想着带小哥去改善一下伙食吗?结果碰到瞎子。”

 

吴邪有点后悔了,本来想带小哥改善改善伙食,结果半路杀出个瞎子,非要一起去吃火锅,这也就算了,也不知道瞎子被小花怎么打击到了,非拉着小哥一起喝酒。

结果,瞎子喝的不省人事,吴邪看着呆呆的小哥,伸手在小哥眼前晃了晃,然后,小哥软软的倒在了吴邪身上,看来是醉了。

吴邪扶着小哥,把帽子扣在小哥头上,递给老板一张小花的名片,然后把瞎子从身上扒拉下来,让老板一会儿打电话给小花,让他接瞎子回家,顺便付个钱。

大街上冷冷清清的,没有人,路边的路灯发出幽幽的光,吴邪很庆幸,小哥喝醉了也一样,不然像瞎子那样,不敢想象。

突然,吴邪被撞了一下,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越过吴邪,碍于还扶着一个人,吴邪压下脾气,不想破坏这么美好的景象,然而,

“我艹,小偷,你给我站住”吴邪伸手一摸,钱包没了

耳边刮过一阵风,吴邪连手中小哥的衣角都没拽到,小哥已经冲了出去,就是路线有点偏。

吴邪愣了一下,小哥会追丢的,赶忙也追了去,一段路之后,吴邪扶在一旁的路灯杆上大喘气,手摸到一处凹槽,暗骂一句“现在这人,都这么没公德心的吗?”

吴邪拦辆出租车,幸好之前胖子怕小哥走丢,把小哥手机上的定位弄到吴邪手机上,吴邪指着定位上快速移动的点,让出租车司机追上去。

“好嘞”

吴邪下了出租车后,差点吐了,这司机师傅真敬业。

吴邪看着蹲在路灯下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小哥和扶在路边喘气的小偷,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跑过去,小哥蹲在路灯下,帽子遮住了他的脸,吴邪把小哥扳过来,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没受伤,想去摘他的帽子,却被阻止。

“你把我们小哥怎么了?”说出这句话,吴邪感觉有点本末倒置,他是不是应该问一下小偷有没有事。

“我说,你,你们至于吗?啊?,不就一破钱包 没多少钱,你至于追我这么久吗?为了一钱包,这小哥,追了我十八条街,我,银行我都抢了好几家了,我小时候,还获得过省级长跑比赛第二名,我说,这小哥,你不会就是哪第一吧,累死老子了。”

“嫌少你还给我啊,你银行都抢过,还抢我的钱包,我估计比你还穷。”

“要不是这几天风声紧,我也不至于”

“哎,你别跑,把钱包给我”

“我说,两位祖宗,别追了行吗?我可跑不动十八条街了,大不了我以后还你,行不,你给我个地址。”

“不行。”

小偷突然冲过来,吴邪向后退了几步,被小哥拽到身后。小偷抱着巡逻的警察,哭了起来。

“警察叔叔,你救救我,就这俩,追了我十八条街”

“……那什么,是他先抢我钱包的,小哥也看到了,对吧,小哥。”

“你看他都喝成那样了,”警察打量着吴邪和小哥,“你们都跟我去一趟。”

小偷一听不妙,正要跑,被警察拽住,“你跑什么?”

“他说他抢过银行”

“他都喝醉了,警察叔叔,你要相信我。”

“你刚刚明明说了,我钱包还在你手里呢”

“都走吧”

 

“感谢你们帮助我们抓到一个SS级嫌疑人,这面锦旗是送给这位小哥的。”

“赠风一样的少年张起灵,那,警察叔叔,我们可以走了吗?”

“别老叫我叔叔,我今年刚就职,才23”

“……那你还是叫我叔叔吧”

“?”

“这位小哥,你把帽子拿下来,我们拍个照”

帽子被拽下来,吴邪看见小哥额头有一大块青紫,还有点血丝,“小哥,你怎么受伤了,刚刚你怎么不说,走,我们去医院”

“我送你们”一晚上坐了两次警车的吴邪,此刻感慨,我们一定要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啧啧啧,十八条街,那小偷也是能跑,能跑过小哥,也是个人才,不过,小哥是撞的,你怎么回事?”

吴邪白了胖子一眼,胖子又转向小哥求答案。

“我就是想趁小哥喝醉了,然后   结果失败了 还被小哥给  了”

“哈哈哈哈,天真,不要轻易尝试,小哥的地位不可动摇。”听完胖子的话,小哥嘴角上扬,勾起了浅浅的微笑。

“滚”

End

大邪带娃记

第三章


“喂,小花”

“要借钱先还债,其他事不帮”

“……”吴邪顿了顿,“小花,你看,你忍心看着你发小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游走在大街上...”

“停停停,你这次又是砸了新月饭店呐,还是汪家又卷土重来了,不要告诉我,你又是因为偷了人家公共设施,被人扣留了。

“……”

“不要告诉我你家又断电了。”

“小花,你能别老提那些黑历史吗?还有,那次是个意外,谁让小哥力气那么大,把人家公共设施给人家弄坏了,这不是要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吗,就顺带拿回来了。”

“……”

“哦,对了,小花,你看看我,一个人还要养一孩子,我容易吗我 ”

“你的吴山居不是也没破产吗?还有,你要养孩子,不应该去找张家负责吗?”

“他们比我还穷,要是能养,就不会快递给我了。”

“孩子不是你的啊?我还以为是你跟小哥的呢。”

“不是,我也不会生孩子啊”

“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吴邪挂掉电话,默数三秒后。

“支付宝到账五十万元。”

“胖子,我们可以带小哥去逛了。”


解雨臣办公室。

“花儿,你这是又要去哪?”

“去杭州,找吴邪。”

“你不会也喜欢小孩子吧。”黑瞎子一脸邪笑的看着解雨臣,“要不,我俩也生一个,到时候就不用去看他们的了。”

“好啊”解雨臣推开黑瞎子 ,从办公桌旁起身推开黑瞎子,“你来生,我来养。”

“哎,花儿”黑瞎子看着解雨臣的背影,宠溺的一笑,追了上去。


商场。

“当当当当,看,天真,这件衣服可不可爱。”胖子推着购物车里的小瓶子,小瓶子坐在购物车内,身上穿着一件黄色小鸡仔的连体衣,胸前还有一只小黄鸡。

“这是胖爷我买的,怎么样?跟我们小哥搭不搭。”

“给你比个赞”

吴邪和胖子带着小哥太过惹眼,胖子又不听说话,吴邪出来买什么全忘了,只能和胖子兵分两路。

“嘿,你还嫌弃胖爷我了”胖子把一颗大白菜扔给吴邪,“我去买剩下的东西,你去超市给小哥买零食和玩具。”

“行,门口见。”

吴邪抱着小瓶子,小瓶子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一个劲儿的忘吴邪怀里钻。

“瓶子,你看你喜欢哪个”

吴邪把小瓶子从怀里拽出来,把他放进购物车里,指着眼前各种各样的玩具。

小瓶子整个人坐在购物车里,缩成一团,远远看去只有一团黄色。小瓶子鼓着腮帮子,像是在思考。

吴邪拿起一旁的积木,试探性的问小瓶子,“瓶子,这个你要不要。”

小瓶子盯了一会儿,点点头。

吴邪又拿起一个毛绒熊塞到小瓶子旁边,比小瓶子还大的熊堵住了小瓶子的视线。趁着吴邪拿东西的时间,小瓶子已经把熊压在自己脚下,伸出小短手在够货架上的小黄鸡。

“瓶子”吴邪赶忙捞起小哥,把他抱起来。看他喜欢那几只小黄鸡,就塞进了购物车,匆匆忙忙的挑好东西后,赶紧离开。

回到家后,胖子和吴邪在准备晚饭,迎接金主小花,和瞎子。

客厅里忽然传来各种声音,还有东西碎裂的声音,紧接着就是王盟的求救声。

“老板,救我。”

胖子拿着铲子,吴邪提着菜刀冲出厨房,看着客厅里一片狼藉。

“怎么了?进贼了?”

“嘭”一块积木从吴邪眼前飞过,砸到了一旁的玻璃柜上,玻璃碎了……

吴邪扔下菜刀,走过去一把拎起小瓶子,被拎起来的小瓶子挥舞着四肢,奈何手脚太短,只能放弃挣扎,脸上露出气呼呼的表情。

客厅里,吴邪刚买回来的小汽车和各种机器人,能拆的,基本解体,只有小瓶子看上的几只小黄鸡辛免于难。

买回来的积木,都在墙上了。

“我去,小哥这力气的天生啊?”胖子试着把一块积木从墙上扣了下来,墙上留下了一个洞。

“……”吴邪把小瓶子放在沙发上,深呼吸,小瓶子还小,他还小,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有你了,他要你养,你以后要靠他养,他是自己的。

淡定的收拾好东西后,王盟告假回家,捂着手先撤了。吴邪坐在沙发上,耐心的交小瓶子玩玩具车,但到了小瓶子手里,车轱辘和车体已经分离了。

“瓶子,这是玩具车,你拆了它,它就不能玩了。”

“咔嚓”玩具车在小哥手上彻底报废。

“……那好,我们换一个,玩积木。”

“哐”

“天真,你干嘛呢?积木都扔锅里了。”

“……”吴邪拿走了积木,“我们还是别玩了吧,我给你准备晚饭。”

“叮咚”门铃声响起,吴邪开门,小花拎着一堆东西,后面跟着的瞎子扛着一辆仿真型的玩具车。

“这才几天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 ”

“哪有,平时很皮”吴邪生无可恋的倚在门框上,“什么跟什么呀?”

小花放下东西,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小瓶子,而小瓶子把目光都投向了瞎子。

“嘭”瞎子捂着头,站起来,“哑巴,你谋杀,你不能因为自己变小了,就欺负人。”

“你怎么知道这是小哥的?”

“因为,和哑巴一起下墓的人就是我。”瞎子得意洋洋的指着自己。

“我,合着小哥变小跟脱不了关系呗。”

“徒弟啊,我说这事是个意外,你信吗?”

“哎,你们外面的能不能搭把手”

“来了,受不了胖子吐槽的吴邪和小花去厨房帮胖子,客厅里就只剩下瞎子和小瓶子。

“呜哇~”

“瞎子,你……”

等三个人出来后,胖子举起手机。

大邪带娃记

ooc预警


第二章


“咔嚓”奶瓶掉落到了地上,胖子的手腕瞬间移位了。

“……”胖子愣了一秒,震惊的看着小瓶子。“小哥,你这是双标,他捏你你怎么不攻击他,我白疼你了。”

“好了,胖子,你干嘛跟这么可爱的小哥计较,你这只是错位,扳回来就好了。”吴邪满目柔情的看着小哥,原来我们家小瓶子发火都这么可爱。

被吵醒的小瓶子的腮帮子气鼓鼓的,看到眼前捏自己脸的人是胖子后,蹭了蹭吴邪,翻身坐了起来。

“你看看,我给你兑奶粉,你还打翻了,胖爷我也有小脾气了。”胖子收拾完地上的东西,气呼呼的出去了。

刚睡醒,处于懵懵状态的小瓶子被胖子凶了一下,露出点小委屈来。

“抱~”软软糯糯的声音直击吴邪的内心,吴邪伸手就抱起小瓶子,委委屈屈小瓶子坐在吴邪怀中拿手揉着自己的眼睛。

“小瓶子乖啊,你不应该仗着自己武力值高就欺负胖子。”

小瓶子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吴邪,憨憨的点了点头。

彻底清醒后的小瓶子被吴邪抱出房间,客厅里,胖子刚收拾完东西,正在重新兑奶粉。


“胖子,刚刚小哥他不是故意的,他还是个小孩子,你别生气。”

“哼,要不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小哥,我早把他丢出去了。欠我一顿火锅哈。”胖子试了试兑好的奶粉的温度,把奶瓶递到小瓶子怀里,趁小瓶子抱着奶瓶,又捏了一把小瓶子的脸。被捏了脸的小瓶子气的腮帮子鼓鼓的  ,占了便宜的胖子瞬间心情好了起来。

“那你没事吧?”吴邪看着胖子的手,手腕处有些肿。

“没事,你胖爷我是那么脆弱的人吗?”胖子笑眯眯的伸出手,“瓶子,给胖爷抱抱呗~”

“你确定要抱?”吴邪挑了挑眉。

“听你这语气,突然不想了。”

“抱抱~”

“天真,你肉麻不肉麻,还抱抱。”胖子一脸嫌弃的看着吴邪。

“不是我说的,是小哥”吴邪看了看怀里的小瓶子,“为什么他只对我说了一个字,而对你说了两个字,这不公平。”

胖子从吴邪怀里接过小哥,小孩子身上很软,抱起来很舒服,“天真,你就别计较哪一个字的差距了,小哥好可爱,来,亲胖爷一口。”

舍不得对奶瓶松口的小瓶子皱着小小的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松开口中的奶嘴,在胖子脸上落下了一个亲亲。

“胖子,你把小哥还给我,便宜都让你给占走了。”吴邪看着小哥亲了胖子,心里的那杆平衡称一下打翻了。

“我也要,小哥,你不能这么偏心。”吴邪厚着脸皮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小瓶子瞅着吴邪,就是不肯下嘴。

“哼,不亲就不亲”吴邪佯装生气的转过身,但始终没有听到小哥说话,心里瞬间空落落的。

“小哥,你是不是不……”还没等吴邪说完,小哥在吴邪唇上落下一个吻,小孩子的身体好软,吴邪瞬间觉得脸上发烫起来。

吴邪,你竟然被一个小孩反撩了?想什么呢?小哥还只是个孩子,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小瓶子看着两个人,嗯,就是很无语,不就一个亲亲嘛,以后多亲几次就好了。


“天真,你饿不饿?”

“饿,要不我们点个外卖?”

“行,那你去点”

“你去”

“要不,再忍忍?”

“行。”

胖子和吴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小瓶子,为了防止小瓶子摔倒,胖子就在家里铺满了厚厚的地毯。但一下午了,小瓶子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动都不动一下。

“胖子,你说小哥脖子会不会疼。”

“不知道,反正我脖子是不行了。”胖子揉揉酸痛的脖子,靠在沙发上。

“你说这小哥也是,都逆生长了,我以为他就保存了战斗力,结果呢?他会保存了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的习惯。”吴邪顺着小哥的视线,天花板上什么都没有。

“可天花板上什么也没有啊,小哥不会是想告诉我们,天花板上有好东西吧?”

吴邪摇摇头,看了一下午天花板的小瓶子终于把视线转向吴邪和胖子

“饿~”

“胖子,小哥饿了,我去兑奶粉。”吴邪站起来奔向奶粉。“胖子,这里有个大宝宝也饿了,你帮我们点个外卖”

“我就说你怎么这么积极,你自己怎么不去”

吴邪拿着兑好的奶粉,把瓶子递给小哥。

“胖子,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我也觉得,小孩子,不应该都活蹦乱跳的嘛,小哥怎么看着呆呆的,不会傻了吧。”

“应该不会,我们是不是得买点适用于小孩子的东西?”

“我知道缺什么了,玩具,小孩子都喜欢小玩具吧。”

“那你去买?”吴邪试探性的看着胖子

“我们都快被断电了,给小哥的奶粉都没找落,别说是玩具了”

“怎么办呢?”吴邪烦躁的挠挠头,“我知道该找谁了”


——————

大邪漫漫养夫路!难度指数五颗星。